所处位置:首页  >   文献资料 > 历史记忆
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彭冲逝世 主持立法近百部 
作者:王晓亮   时间:2010-10-25  浏览次数:2925

新华网北京10月19日电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政治工作和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杰出领导人,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副主席,第五届、六届、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彭冲同志,因病于2010年10月18日12时5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6岁。

彭冲,1915年生于福建漳州。从他青少年时代开始参加学生运动算起,其革命生涯达70多年之久。

生于福建:“龙师”第一个党员

1933年,中共厦门中心市委派地下党员到漳州恢复成立了党小组。彭冲(当时名叫许铁如)在龙溪高等师范读书,受红军的影响,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他在此期间成为龙师第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之后不久,又成为龙师第一个党支部的负责人。

1934年,中共漳州工委吸收了由左翼知识分子组织的进步文艺团体——虹桥文艺研究社,并派彭冲等加入文艺社,将之改造为党的革命文艺团体,这便是名噪一时的“芗潮剧社”,他既当导演,又当演员,广受当地群众的欢迎。他们在实践“到农村去”的口号中坚持方言演出,堪称创举。

主政江苏:“好市长”“好书记”

从解放初至粉碎“四人帮”,彭冲主政南京、江苏,书写了25年光辉篇章。他是新南京城的创业者、建设者,被江苏人民称为“好市长”、“好书记”。是他,把南京由一座“消费型城市”变成了“生产型城市”——由于当时抓紧了生产,1956年全市工农业总产值达到了9亿多元,是1949年的3.2倍。到1962年,达到了20余亿元,为南京今天的化工、电子、汽车和建材四大支柱产业打下了基础。

“文革”时期,南京遭了殃,领导被当成走资派打倒。1966年8月到1968年2月期间,彭冲被南京大学造反派揪去批斗达200次之多,吃了许多苦头,但他坚韧不拔,对“四人帮”的倒行逆施进行抵制。

“文革”的破坏史无前例,但江苏的社会生产、生活和治安仍得到良好的维持和一定的发展。南京城市绿化美化获得海内外的公认,都同彭冲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也正是由于他在“文革”中力排众议,坚持保护历史文物古迹,把南京市城墙的大部分保留下来,使其成为名符其实的文化古城!

上海4年:拨乱反正改革创新

粉碎“四人帮”后,上海面临的形势十分复杂,任务十分艰巨。彭冲奉命任上海市委第三书记、第一书记、上海市市长等职。他在上海的4年,是拨乱反正、改革创新的4年。

上海宝山钢铁厂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建设规模最大的钢铁联合企业,为中国树立起现代化钢铁工业的新形象。1978年12月23日,宝钢打第一根桩的开工仪式就是彭冲主持的。

据《福建党史月刊》

生平:

彭冲,原名许铁如,1915出生,福建漳州人。

曾被选为二至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九、十届候补中央委员,中共十一、十二、十三届中央委员,五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副主席、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担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三书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第二副主任、上海市政治协商会议主席。1977年担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上海市市长,同年8月被选为中共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1980年2月在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983年6月被选为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和六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委员。1988年4月,继续被选为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主持揭批“四人帮” 上海清查提供了174件证据

1976年10月13日晚,中央政治局在北京举行了一次会议,决定任命苏振华为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市革委会主任,倪志福为中共上海市委第二书记、市革委会第一副主任,彭冲为中共上海市委第三书记、市革委会第二副主任。三人将被紧急派去上海,接管上海。此时,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已在北京被拘捕。这四人中,王、张、姚三人均直接来自上海,江青也同上海有着历史和现实的千丝万缕的关系。以这样的头衔任命苏、倪、彭三位,自然是为了以高屋建瓴之势夺去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3人在上海曾经有过的兼职,并压倒“四人帮”在上海的余党,实现中央对上海的领导。但这项任命直到10月20日才正式发表。

按照彭冲的回忆,叶帅在会议上强调:上海稳住了,全国就稳住了一大半,就是为中央分忧。

以苏振华、倪志福、彭冲为首的中央工作组于1976年10月26日正式开进上海,第二天晚上就在上海展览馆召开了区、县、局干部会议,同当时尚在上海政坛掌权的各色人物见面。中央工作组采取大会(在体育馆举行的万人揭批大会)、中会(在展览馆宴会厅举行的约300人参加的区、县、局干部会议)、小会(各系统、各部门、各单位分别举行的面对面揭批会)相结合的群众运动方法,上海全市顿时成为揭批“四人帮”的汪洋大海。

“没有上海的清查,"四人帮"的审判就无法进行”

彭冲是全市性揭批大会的主要组织者。他主持座谈会发动受害者或知情人解除顾虑,阐明政策,点出要害;他参加通稿审稿,在斗争方向和打击重点上把关。上海的揭发材料都及时报送中央,为后来审判“四人帮”提供了证据。

从1976年10月开展清查运动到1979年年底,上海基本查清了“四人帮”篡党夺权阴谋活动的重大事件,摧毁了“四人帮”在上海的帮派体系。

在1981年7月举行的中纪委清查工作会议上,上海被列为清查工作比较彻底的第一类。上海在清查工作中获得的“四人帮”罪证,有98件被选入中央印发的“四人帮”罪证材料之中。在审判“四人帮”时,上海向法庭提供的证据达174件。主持审判“四人帮”的彭真曾说:上海的清查最彻底,审判“四人帮”时,上海提供的材料占三分之一。没有上海的清查,“四人帮”的审判就无法进行。据《党史博览》

“南京的树都是我提倡种的。我从1953年开始提倡种大树。种到我到上海一二十年。”

“(南京)长江大桥是我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大桥,工程规模大、技术复杂,一个桥墩就有篮球场大小!当时我在一线担任指挥,每天都要忙到凌晨三四点才睡觉。”

彭冲与法治

他建议人大会议不再悬挂领袖像

20世纪70年代末,彭冲刚刚调到北京工作,他意识到发展社会主义民主,健全社会主义法制,这是我国历史发展的客观要求,是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后得出的正确结论。他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之后,便向中央写了报告。报告中,彭冲郑重提出,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的权力机关,召开会议时,会场正面悬挂的应是国家的象征——国微,而不应是领袖画像。彭冲的建议,中央很快就接受了。也就是从那时起,在每年全国人大会议的会场中,正式开始悬挂国徽了。

据《辽宁人大》

主持起草制定法律近百部

彭冲具有深谋远虑的政治家眼光。他居高望远,思路清晰,做好民主法制建设这篇大文章。在他连任第五、六、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期间,先后主持起草和制定法律近百部。我国民主法制建设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凝结了他的智慧与心血。

1993年,民主与法制出版社出版了彭冲的《民主法制论集》一书。他的研究和探索,为我国民主法制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彭冲的一个基本的、重要的思想是:民主法制建设是国家长治久安的基石。他提出,要做好民主法制建设这篇大文章。治国要靠民主,要靠法制,高度民主和完备法制是一个国家现代化的标志。

来源:《广州日报》:2010-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