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 研究动态
对我国人大的系统论认知  
作者: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研究  时间:2017-09-23  浏览次数:107

关于人大是个系统的认识

重庆市人大常委会研究室 蒋元文

治国如栽树,根不摇,则枝繁叶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长期坚持、全面贯彻、不断发展,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但多年来,人们对人大是个系统的认识,还有较大差距,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大整体作用的发挥、影响了人大制度应有优势和特点的发挥。在此,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研究和探讨。

 

一、 系统的含义和特征

英文中系统(system)一词来源于古代希腊文(systεmα)意为部分组成的整体。 一般系统论创始人贝塔朗菲定义为:系统是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的诸元素的综合体。 中国著名学者钱学森认为:系统是由相互作用相互依赖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而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有机整体,而且这个有机整体又是它从属的更大系统的组成部分。 尽管多年来,对系统概念和特征的描述尚无统一规范的定论,但一般意义上的系统,则是指由一些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若干组成部分结合而成的、具有特定功能的一个有机整体(集合)。 按照“科普中国”百科科学词条编写与应用工作项目 审核通过的词条,系统有群体性、个体性、关联性、结构性、层次性、模块性、独立性、开放性、发展性、自然性、实用性、模糊性、模型性、因果性、整体性等15个特征,其中:整体性是系统最基本与本质的特征。

 

二、人大是个系统的依据和理由

长期以来,很多人还没认识到人大是个系统,从而导致理论研究和工作指导的缺失,影响了人大整体作用的发挥。为何人大是个系统,我以为,至少有以下两点依据和理由。 第一,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明确要求。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在党领导的长期革命政权建设中创造的一种最好的组织形式,并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发展。早在1940年1月,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就指出,中国“可以采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省人民代表大会、县人民代表大会、区人民代表大会直到乡人民代表大会的系统,并由各级代表大会选举政府”(《毛泽东选集》(第二卷)第677页,人民出版社,1991年6月第2版)。毛泽东同志第一次提出了人大是个系统的概念。2004年9月15日,胡锦涛同志《在首都各界纪念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5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2014年9月5日,习近平同志《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再次重申了毛泽东同志关于人大是个系统的重要思想。 第二,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符合系统的主要特征。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全面确立,是由下到上进行的。新中国建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过渡,我国从1953年下半年起,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第一次空前规模的普选。在此基础上,由下到上逐级召开了人民代表大会。1954年9月15日,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胜利召开,标志着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中央到地方系统地建立起来。这个系统,主要有以下四个特征。一是层次性。全国从中央到地方,共有全国人大、省级人大、设区的市和自治州人大、县级人大、乡镇人大等五个层级,每个行政层级都有人大。二是独立性。全国各级人大依法行使职权,同时,接受上级人大的法律监督,在本行政区域内,保证宪法、法律、行政法规的遵守和执行。这样,既能保证人民代表大会统一行使国家权力,又使各个国家机关分工合作、密切配合、集中力量办大事。三是整体性。全国各级人大都在党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发挥作用。都要维护法制的统一和权威。这个整体,有利于把党的主张变成国家意志,动员和组织全体人民统一行动,实现党对国家事务的领导。四是关联性。没有全国人大,地方人大便无法开展工作,同样,没有地方人大这个基础,全国人大也没法开展工作。应该说,以上这些都

是符合系统的特征的。

 

三、增强人大是个系统的思考和建议

目前来看,人大作为一个系统,还比较松散,还不够紧密,增强其系统性,对于更好地承担起历史赋予的职责和使命,尤为迫切和重要。 第一,要牢固树立全国一盘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推进社会主义民主法治建设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和重大举措,人大工作和建设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特别是理论创新和顶层设计,为与时俱进做好人大工作,指明了方向。要充分认识在新的历史时期,人大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切实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始终保持奋发有为、积极进取、昂扬向上的精神状态,依法履职,发挥好人大的整体作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第二,要重视提高对人大是个系统的认识。尽管多年来,全国各级人大通过邀请列席会议、上下联动开展执法检查、以及座谈会、学习会和印发指导性文件等形式,加强法律监督、业务指导和工作联系,较好地发挥了人大的整体作用,但总体情况,与人大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还有较大差距。尤其是人大工作者,对人大是个系统的认识不够,有的缺乏整体意识,有的对下级人大的要求和呼声不闻不问,有的片面强调没有领导关系,因而不敢大胆开展对下级人大工作的指导。同时,工作中,各自为阵的情况也比较多。对此,要深化对人大是个系统的认识,抓住整体性这个本质特征、上下联动这个关键,敢于担当、积极作为,旗帜鲜明、理直气壮地指导下级人大更好地围绕中心、服务大局,既统一行动,又突出地方特色,上下一心,共同推进人大工作,充分发挥好职能作用。 第三,要明确人大的上下级关系。这是解决人大是个系统的重要问题。应该说,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但没引起重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要求,健全向下级人大征询立法意见机制,第一次提出人大之间是上下级关系。2017年6月19日,张德江委员长在全国人大召开的推进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经验交流会上的讲话中也第一次提出,上级人大要通过多种形式,加强同下级人大的工作联系和指导,密切工作协同,开展工作交流,实现全国各级人大工作整体推进、同步发展。张德江委员长强调,各级人大都要着眼于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工作大局统筹推进人大工作,形成人大工作的整体合力,增强人大工作的整体实效。可以说,明确上下级关系,正当其时,也符合中国实际:一是各级人大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行使国家权力,这种权力的行使与西方国家的“三权鼎立”、多党轮流执政有本质区别。二是上级人大的组成人员是由下级行政区域的选民或选举单位选举产生的,他代表了本级的选民或选举单位的意愿和要求,上级人大的重大决策和通过的法律、法规、决议、决定等,也包括在下一级行政区域中,是一种事实上的包含与被包含、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三是下级人大是上级人大权力的来源和民主基础。离开了下级人大,上级人大就无法全面开展工作。四是地方人大工作的实践呼唤明确上下级关系。这对于解决上下人大“两张皮”的问题,克服工作中的孤立性、盲目性、分散性,形成整体合力,督促解决“一府两院”工作中的突出问题,确保法律法规得到有效实施,确保行政权、审判权、检察权得到正确行使,具有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