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规范研究
保障流动人口选举权利的几点思考 
作者:滕修福  时间:2017-04-11  浏览次数:200

今明两年,全国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县、自治县)乡(乡、民族乡、镇)两级人大已开始陆续换届,新一轮全国性的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直接选举工作正在进行中。全国陆续将有2,850多个县(市、区)、32,000多个乡镇进行换届;总共将有9亿多选民参与到这次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中,直接行使投票选举权;总共将直接选举产生250多万名县乡两级人大代表。这是全国人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最为普遍最为广泛的民主实践。因此,扎实做好新一轮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的换届选举工作,尤其是做好流动人口选民的参选工作,非常关键且民主意义重大。下面,笔者重点就如何保障流动人口选举权利谈一管之见。

切实保障流动人口选举权利是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需要破解的难题。据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5》显示,十二五时期,我国流动人口平均每年增长约800万人,2014年末达到2.52亿人;十三五期间,中国流动人口仍呈持续增长态势。2014年,流动人口在现居住地居住的平均时间超过3年以上的占55%,5年以上的占37%,半数以上流动人口有在现居住地长期居住地长期居留的意愿,打算在现居住地继续居住5年以上的占56%。从年龄结构看,2014年,15到59岁劳动年龄人口约占流动人口总量的78%。另据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结果,2014年全国农民工总量为27395万人,其中:外出农民工16821万人,本地农民工10574万人。综合上述官方统计数据,全国外出流动人口选民参照外出农民工数据保守计算,就有1.68亿;区域内流动人口选民也有1亿多,合计2.7亿多流动人口选民,约占选民总数的三分之一。因此说,流动人口参选问题是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难题。忽视这一庞大特殊群体,县乡两级人大代表直接选举的民主广泛性基础就不实,选民的参选率也难以得到提升。

从目前基层直接选举的现状来看,尤其是农村地区,如果不切实做好流动人口选民的参选工作,是很难保证选举的成功率(外出流动人口多的选区选民参选难以做到过半)。依据选举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选区选民参与投票数必须要“过半数”,选举才有效。如今农村,少有青壮年村民在家守着承包耕地,且现在农民的承包耕地有相当一部分也流转到承包大户手里,由少部分职业农民来耕作,剩余劳力都在外面挣钱。留守在家的都是一些妇女、小孩和老人,有人戏称为“386199部队”。

笔者认为,要切实保障流动人口的选举权利,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首先,宣传发动要有针对性。过去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比较通行的一种宣传发动方式是:一方面通过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发布《致全体选民的一封信》,将选民登记、选举日等情况,广而告之;另一方面在区域内张贴、发放致全体选民的一封信,一一广而告之。针对外出流动人口的宣传发动,一般要求村干部电话通知或通过在家人员转告。如此过去的一些做法,对外出流动人口选民的宣传发动收效甚微。笔者认为,进入“互联网+”时代,对外出流动人口的宣传发动应与时俱进。一方面,老办法继续用。电话通知应该继续用,寄送《致全体选民的一封信》也可以继续用。另一方面,建立网络信息平台。诸如:以选区为单位建立QQ群或微信群,将选举信息实时在QQ群或微信群中发布。如此等等,通过网站、QQ、微博、微信和客户端之类的网络信息新技术,拉近与外出流动人口选民的距离,让流动人口选民在互联网空间就能参与到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之中。

其次,选民登记要有原则性。针对流动人口的选民登记,不能简单地参照户口信息或过去的选民登记表,一抄了事。必须要做到与外出流动人口选民(或家庭主要成员)取得联系,以确认参与投票选举的选区或投票方式。笔者认为,针对外出流动人口的选民登记应遵循以下原则:一是以户口所在地(原居住地)进行登记参选的原则。遵循这一原则,可以有效地避免流出选民被漏登的现象出现;但是,如果届时不能参与投票选举,则会影响所在选区的参选率。二是尊重流出选民自主意愿的原则。遵循这一原则,如果流动人口选民选择现居住地(流入地)登记参选,可以有效缓解户口所在地(流出地)选区参选率不高的压力;但是,如果对接不好,容易出现重登。笔者认为,只要流动人口选民本人有意愿要求在现居住地(流入地)参加选民登记选举,户口所在地的选举机构应积极主动为其出具选民资格证明,将其选民资格在户口所在地删除;现居住地的选举机构也可以主动联系户口所在地的选举机构确认其流入人口的选民资格予以登记,这样就不会出现重复登记。

再次,委托投票要有便捷性。应该说,委托投票不仅能够保障外出选民的选举权,也更能够有效提升参选率,确保选举一次性成功。但是,法律规定的委托投票程序是相当严谨的。依据选举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外出选民如果要委托投票,必须要经过户口所在地选举委员会的同意,而且还要书面委托其他选民代为投票;受委托选民只能接受不超过3位选民的委托,并要按委托选民的意愿代为投票。笔者认为,在能够真实表达委托人意愿的前提下,选举机构应依法尽可能地为流出人口办理委托投票手续提供一切必要的便捷。首先,选举机构要主动与流出选民或其在家亲属取得联系,确认委托投票事宜;其次,确认提交书面委托书的方式,是信函还是其它方式。进人“互联网+”时代,除了传真委托按照有关规定可以视为书面委托外,如通过电子邮件、QQ、微博、微信、客户端等信息传输书面委托书照片等影印件的方式,也应该被视为书面委托。总而言之,就是能够让外出流动人口选民能够不用亲自回来跑一趟,也能便捷地办理委托投票手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