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对策研究
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制度设计 
作者:李金龙  时间:2014-09-24  浏览次数:1248

    随着我国民主法治进程的加快和各级人大政治地位与权威的逐步提升,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积极探索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是一个大有可为,而且必须有所作为的工作领域,这对于没有立法权的县级人大来说,意义更为重大。

    当前县级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主要存在两个突出难点。一是不会作为。宪法和法律对县级以上人大及其常委会讨论,决定本行政区域内事关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事项只是作了很原则的规定,到底哪些属于重大事项、评判的标准是什么、谁来界定、如何界定等,搞不清楚。二是不愿作为。担心主动、过多决定重大事项会存在与党委要权、与政府争权,干扰党委政府整体工作计划的顾虑,费力不讨好。特别是同级党委书记与人大主任分设,人大对这方面的顾虑表现十分突出。这两个问题一直是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想搞清楚,但始终都没搞清楚的问题。

    笔者认为,把工作重点放在搞清楚这两个问题上大可不必。理由有二,一是重大事项特点所决定。由于重大事项具有分层性、区域性和流动性等特征,宪法和法律只能作出原则性规定,目的就是要充分发挥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积极性,自己来把握、界定重大事项。对重大事项界定的太清楚,列举的太具体,带上框框,会导致面对发展中的新情况、新问题时还需要再次界定,一直界定不清,反而会束缚这一权力的积极行使。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始终没有一个地方人大能够出台界定重大事项的详细标准,大多只是停留在对根本性、全局性的定义和对事项的不完全列举上。二是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实质决定。重大事项决定就是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依法将党委的意图通过民主决策转变为国家意志的过程。这一过程是最能体现“坚持党的领导、依法治国和人民当家做主”的统一。人大及其常委会决定重大事项是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职权,绝不是向党委要权,与政府争权,更不是包揽行政事务,是实现党的领导重要方式,是各级党委大力支持的行为,人大不作为就是失职,顾虑太多完全没必要。

    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制度设计:

    一是会前深入调研,科学求证。人大及其常委会决定重大事项是一个依法民主决策的过程,会前必须深入调研,广泛听取各方的意见,科学求证。要组织常委会组成人员和部分各级人大代表采取分组和集中的形式全程参与调研,并进行预审。要采取公开的形式广泛征求公众的意见建议,确保重大事项决定权的行使能获得广泛的民意基础。

    二是会中规范程序,完善制度。决定重大事项是一个依法决策和民主决策的过程,必须有健全的制度和严格的程序作保障。实践中许多地方人大常委会议事规则都规定,能够向人大及其常委会提出有关重大事项的议案或报告的主要有党委、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一府两院”以及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若干联名。这里涉及到的关键问题还是人大如何处理与党委和“一府两院”的关系问题。如果是“一府两院”提出的重大事项议案或报告,可采取“‘一府两院’相关会议通过→提请人大主任会议研究→报告党委→提交人大常委会表决”的规范化、制度化流程操作,这一流程也适合其他主体提出的有关重大事项的议案或报告。这一流程其实就是人大与党委和“一府两院”充分沟通,共同确定重大事项的过程。

    三是会后督办反馈,务求实效。如何督促“一府两院”不折不扣落实人大及其常委会审议通过的有关决定、决议才是行使重大事项决定权的关键。要充分发挥人大及其常委会的监督职能,精选议题,列入年度工作要点,通过组织视察、调研、工作评议、执法检查、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等各种监督手段,来推动“一府两院”落实有关重大事项的决定、决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