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对策研究
利用人大平台有序可控地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推动中国的改革 
作者:黄佶  时间:2013-12-26  浏览次数:1448

 

  摘要:少数高层官员在既得利益集团面前势单力薄,中国的改革需要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但文革式的动员人民群众力量的方式会导致混乱和失控。可以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这一平台,有序可控的使用人民群众的力量。这个过程本身又能够促进人大的变化和进步。现实情况是历史长期演进的结果,是错综复杂的,因此只有将计就计,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循序渐进,才是务实的态度;任何另起炉灶、构建理想的新体系的打算都是不现实的。可以在人大建立各种专业委员会,监控国企尤其是垄断国企的日常经营和重大决策,使人民群众能够间接地控制国企,使之成为真正的全民企业。

 

  关键词:改革,动员人民群众,全国人大,国企,垄断

 

  中国的改革存在很大的阻力,仅靠少数高层官员是难以推动改革的,改革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但具体如何依靠,非常关键。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时使用了人民群众的力量,默许或鼓励人民群众直接冲击党政机关和官员干部,直接夺取各级权力,进而推倒官僚体制,建立起新的权力体系,但那种依靠人民群众的方式很容易导致局面失控。现在中国不再有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民众的力量一旦失控,国家将难以恢复秩序,因此必须另辟蹊径。

 

  近些年来,每年的“两会”(全国人大会议和全国政协会议)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政协委员的一言一行都受到民众和媒介的高度关注,各种不当言论和行为都受到直接批评。这启发我们可以借助人大这个途径,有序而可控地利用人民群众的力量,推动中国的各项改革。

 

  在理论上,全国人大是中国的最高权威机构,因此,主张改革的官员可以把改革议题放到人大平台上进行讨论,由于人大代表受到民众监督和牵制已经形成常态,因此,如果有人大代表站在既得利益集团的立场上,违背人民利益、反对改革时,将会受到民众的压力。

 

  这种模式实际上是把人民群众的力量通过人大引入了中国的改革进程。由于不是放任民众直接冲击党政机关和官员个人,而且人大有着严格的运行程序,因此对人民群众力量的这种利用方法是完全有序可控的。

 

  另一方面,各级党组织牢牢地控制着各级人大代表候选人的选择和选举过程,掌握着各级人大的领导权,掌握着对新闻媒介的控制权,因此又不会出现人大转向民粹主义、失去理性的危险。

 

  如果改革议题在人大获得多数支持,形成法律,其权威性至少在理论上高于少数高层官员的指示或某些部委的文件,这使反对改革的人的抗拒彻底失去合法性。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把国企上缴利润的比例提高到百分之三十。但这仍然是一个很低的数字。这个不理想的比例反映了中央和国企之间的力量对比。在中央和国企私下商谈利润上缴比例时,中央的博弈能力显然弱于国企,因为国企掌握着国家经济命脉,中央少数高级官员面对国企的要挟难以提出更高的要价。

 

  此时就应该把问题拿到人大这样的平台上去公开讨论,利用民众的压力使人大通过一个较高的上缴比例。而一旦人大形成决议,例如立法规定国企上缴利润率为百分之五十,则具有法律效应,国企官员难以抗拒,抗拒就是违法。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这种思路缺乏可行性,因为中国的人大缺乏独立性(中国人大常被人们称为“橡皮图章”),很多人大代表本身就是官员或既得利益集团的成员,他们根本不可能代表人民的利益,因此指望人大按照人民的意愿推动中国的改革是不现实的。

 

  这里就遇到了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世界上既不是先有鸡,也不是先有蛋,而是一种既不是鸡也不是蛋的东西慢慢进化成了鸡和蛋。政治的进步同样如此。中国能够有个现成的、独立的、代表人民利益的人大固然是好事,但中国现在没有这个条件,那就只能在利用人大推动改革的过程中逐步改变和完善人大,这显然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办法,任何另起炉灶的设想都是不现实的。

 

  人大代表违背人民利益的言论受到民众批评,这本身就是在推动人大的进步,推动人大代表去代表人民利益。如果那些不代表人民利益的人大代表受到的压力足够大,他们就会改变,或者不堪其压力被迫放弃人大代表头衔,支持他们的人也会间接地受到压力;不能代表人民利益的人在接受担任人大代表的任命前会犹豫,提名他们的人也必须考虑这种压力;而那些代表人民利益的人大代表则会受到鼓舞,逐渐发挥更大的作用。

 

  因此,利用人大推动改革的过程,本身就是在推动人大的进步。想搞政治的人不能指望自己能够在一张白纸上绘制理想的图画,而必须习惯于在不完美的现实中将计就计,逐步改变现状。

 

  实际上在处理中国国企的问题上,人大也能够发挥重要的作用。中国的国企是历史的产物,也是重要的现实存在。简单地把国企私有化将使国有资产大量流失,还会影响中国的经济安全,在意识形态理论方面也有很大的阻力,但固守现在的国企管理模式,也不利于中国的建设和发展,中国的国企现在问题重重:利用自己的特权与民争利,外部难以监管国企;国企在只上交少量红利的同时,铺张浪费、贪污腐败、超高福利等丑闻不断见诸报端。因此中国国企尤其是垄断国企广受诟病。

 

  可以在人大建立监管国企的各种专业委员会,直接监督国企尤其是垄断国企的日常工作(例如油品和火车票的定价)、审核国企的重大决策(例如重大投资项目和转制、上市等等),这些专业委员会必须定期公布国企的账目,控制其经营和建设成本,撤换经营不善的国企负责人,起诉有问题的国企官员,彻底消除国企中常见的挥霍浪费和贪污腐败现象。这些专业委员会受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领导,对全国人大负责,而全国人民可以通过监督人大和这些专业委员会,间接地而有序地监督国企,使中国的国企真正地成为全民所有的企业。

 

  当然,改革是非常复杂的事情,事情不会像上面设想的这么简单,本文只是想说明:中国今后的改革既不能指望靠权威去推动(中国已经不会再有邓小平这样的人物了),也不能重走文革道路、让群众去“造”官僚机构和国企官员的“反”,而只能在新的环境下,不断探索和创新改革的方法。

 

(作者系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教师)

 

关键词:改革,动员人民群众,全国人大,国企,垄断